胆囊结石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这就是ldquo金灿荣们rdquo [复制链接]

1#
防治白癜风全面升级 http://pf.39.net/xwdt/191016/7540894.html

全文共字,所需阅读时间大约18分钟。

文章首发于“山河兴”(shanhexingTM),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近期,一位自媒体“公知”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金灿荣们,你的大小王呢?》的文章,炮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并高喊文科生误国。其间,亦有不少吃瓜群众被这位“公知”忽悠,转而开始质疑在互联网上有着不错路人缘的金灿荣……—1—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位“公知”到底说了些什么,开篇他便称:这几年网上有一个光头油腻中年男常常出镜,说了很多激情澎湃但又尽显文科生异想天开的话。此人叫金灿荣,网络昵称:政委灿荣。据说,是高级智库。著名大学人大的教授,“美国问题专家”。客观来说,开头这几句话就暴露了这位“公知”的知识素养和道德素质。这位“公知”一定不知道,正是他所谓的“光头”,在国内十年如一日地将晦涩的国际关系理论分析转化为了幽默诙谐、通俗易懂的语言,让不具备国际政治专业学科背景的社会公众也能明晓国际局势变化的内在机理,架起了民间与知识界沟通的桥梁。也正是他所谓的“油腻中年人”在国际上屡次受邀参加大型政治、安全会议,代表我国发声。(金灿荣出席布加勒斯特高端论坛)其实,大家可以明显体会到,伴随我国综合实力的不断增强,仍在西方主导下的国际舆论体系对我国的态度也变得愈发不友好。因此,每一次国际会议基本上都是我方代表与西方政要、学者一轮接着一轮的唇枪舌战,据理力争。(傅莹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舌战群儒”)(阎学通出席世界和平论坛)那么试问这位自媒体“公知”及其背后所映射的整个“公知”群体,能做到像傅莹、金灿荣、阎学通等人一样在国际会议上避开参会的西方政要、学者挖的一个又一个文字陷阱,冷静地阐释好中国立场,维护国家利益吗?“公知”们当然做不到。事实上,这位高举“批斗大旗”的自媒体“公知”也就只能在自己的平台上大手一挥,上怼政府,下怼人民群众,赚着靠“碰瓷儿”得的流量钱,广告费罢了。古人言,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不过“公知”是真的没有……金灿荣教授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人大之于中国国际政治科学研究的地位不言而喻。当然,如果这位“公知”说自己不敢或“不愿”在科学研究的范畴内比较”的话,也可以。现在我们就换一个更为直观的评判指标——“国际影响力”。那么请问这位“公知”一年参加几次国际会议呢?有几位外国政要、学者愿意“拜读”您在自媒体平台上发表的“大作”呢?

(PS:尊重只能靠实力赢,靠“舔”可不行)

但可笑的是这位“公知”还在简介中自称是“行走了二十年的一个国际老盲流”。二十年,这可真是一个“老公知”了。(编者注:下图可见,“公知”间也很“团结”,相互转载、“彼此扶持”)—2—之后,我们再来谈谈这位“公知”一直高喊的“纯文科生误国”问题。首先什么是“纯文科生”呢?这位“公知”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定义,不过很显然他认为金灿荣就是一个“误国的纯文科生”。那么好,我们就看一下金灿荣的教育经历,本科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的、硕士是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的、博士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也就是说,在这位“公知”眼里,教育经历只要是国际政治领域内的都是“误国的纯文科生”。这个“帽子”扣得太吓人了,“大字报”直接糊到一个学科身上,咱也不敢接。所以还是往好了想,这位“公知”可能只是单纯地认为研究国际政治的人一定不会使用数据和模型。

“公知”原文:……,数学模型在哪里?

既然这位“公知”存有这样的认知,那么笔者就为他补习一下国际政治学科的发展史: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伴随着科技革命的发展,“行为主义革命”便在美国国际政治学科内部兴起。概言之行为主义在研究方法论上主张吸纳自然科学的实验、量化、数理模型、统计等思想。代表人物有戴维·辛格、莫顿·卡普兰、卡尔·多伊奇等人。国内这一进程的开展虽然要晚于美国,但目前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作为领域内量化研究的佼佼者,正在积极践行、拓展这一路径。也就是说在这位“公知”刚接触乘法口诀时,他所谓的“误国人士”就已经在使用复杂的数理模型研究国际政治问题了。而且实际上现在的国际政治学在研究方法上已经进入到一个多元并包的时代,强调根据问题选择合适的研究方法——定量、定性或二者结合。此外,我们还可以深入思考一个问题,“文科”(社会科学)和“理科”(自然科学)之间的关系真是如这位“公知”所强调的那般——是绝对孤立、针锋相对的吗?事实上,在当前美国大学高等教育体系中,如果一名学生本科期间选择攻读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这样隶属于社会科学的专业,那么他辅修的专业或第二专业很可能选择的是应用数学,这并不冲突,反而会在研究上起到相互增进的作用。而在国内我们也可以看到文、理之间的分野正随着高考改革日趋淡化,大学教育更是向“博·雅”方向发展。那么综上可见,这位“公知”自认为在国际政治领域有一定“建树”,甚至对于专业的研究人员都贴上了“大字报”进行“批斗”,但却连国际政治学最为基础的学科发展史都不知道,还在那高喊“误国”,岂不让众人耻笑?事实上,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关系,从来就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国家如果自然科学的研究没有做好,那么势必会影响到国家的前沿科技水平。同时还会影响到该国的工业能力、军事实力。而如果一个国家社会科学研究不成体系。那么在国内最为直接的反映是国民意识形态的空洞与虚无,国内资源转化能力、动员能力的严重下降。于国际社会则反映在话语权的丧失,国际舆论形势的向背。这里笔者举一个衡量国家实力的公式:该公式由美国学者莱伊·克莱因提出:PP=(C+E+M)*(S+W)其中PP(perceivedpower)表示被确认的权力;C(criticalmass)表示基本实体,包括:人口加领土,E表示经济实力(economiccapabilities);M表示军事实力(militarycapabilities);S表示战略意图(strategicpurpose);W表示贯彻国家战略的意识(willtopursuenationalstrategy)可以看出,方程中(C+E+M)部分更多是物质层面的,是受自然科学影响比较大的,而(S+W)部分则是精神层面的,受社会科学影响比较大的。两部分的关系是相乘,也就是说,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一个都不能少,任何一个数值过小都会影响国家整体实力。因此,比起偏执一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才是我国未来的发展方向。事实上,我国社会科学的起步就晚于西方,发展过程中更是命途多舛,现如今这位“公知”还如此污名化社会科学,其心难测。—3—接下来,我们再看下这位“公知”对金灿荣的“批斗”。有趣的是,这位“公知”在文章中尤为喜于给别人“扣帽子”,诸如“民族罪人"种种,这一点与“圆圆”的著名论断“世界除了我,全都是极左”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公知”原文:金灿荣,……,你岂不是民族的罪人啊!民族的罪人,哪个民族?盎格鲁-萨克逊民族的罪人吗?也有可能,毕竟金灿荣有个外号——战忽局政委。给这位“公知”的母国忽悠瘸了,可不就成了“民族的罪人”吗?不过,尽管“公知”喜欢扣帽子,但我们要讲道理,讲逻辑。因此笔者会在文中同时贴出金灿荣的讲座实录和这位“公知”“批斗”金灿荣的原文,大家可自行判断。“公知”文章发表于年5月14日,其称:说实话,我不知道金灿荣是不是看过美国股市的构成,芯片股在股市里的比例是很小的。美国股市中即使是科技股,也是涵盖了各个科技领域的股票与企业。高端芯片卖的少,华尔街就会完蛋,数学模型在哪里?到底完蛋是全崩盘啊,还是跌20%啊?美国股市跌50%的时候也有过,没见华尔街消失啊?对应的则是金教授在年8月1日宁波讲座上的判断:“美国的高端芯片70%都售往中国市场,它以为可以用高端芯片卡中国的脖子,其实,不但卡不了中国的脖子,相反它的高端芯片产业都会遭殃。如果美国芯片厂家大批倒闭,会连带华尔街,靠高科技股吹起来的美国股市也会深受影响。所以美国的高端芯片一旦完蛋,华尔街也要完蛋。由于这位“公知”的文章是在金灿荣教授两年后发出的,为方便大家理解当时的国际环境,我再通俗的概括一下:两年前,中美贸易战动静很大。美国威胁我们,要限制高端芯片的出口,那时我国还非常依赖美国的高端芯片,但是美国说只要我国妥协,签个新的“贸易协定”——基本上等同于发誓永远做老二,就不限制了。当时,国内一部分群众很恐慌,就怕倒退到“小灵通”时代。而后,又有若干“公知”搅动浑水,主张我国得赶紧向美国。在这个背景下,金灿荣进行了这场讲座。他的观点是美国限制高端芯片出口我国实际上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因为当时美国高端芯片的70%都要销往我国,两国在产业链上高度相互依赖。故这极有可能只是一种战略试探行为,旨在探明我国的态度,为之后的一系列行动做铺垫,我方不需要过度恐慌。(美国集成电路公司在华收入占比)而且美国股市中仍充斥着大量的泡沫,其中以芯片股、科技股最为明显。美国在限制高端芯片对我国出口的同时,势必会引起国内芯片企业的反弹,政府和企业就会先有一轮博弈。我方则要稳住,趁此机会窗口加快自主芯片研发进程。可以说从目前来看,金灿荣教授两年前的判断是基本正确的。以下有《环球时报》年3月文章相佐证:由于中美贸易争端以及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对华为供货,美国芯片公司的销售额已经下滑。美国半导体行业多次提出,美国对中国公司实施的出口限制严重影响了行业收入和利润。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报告称,美国排名前25位半导体公司的收入增长率已从美国对华征收惩罚性关税前4个季度的平均10%下降至年年底的约1%。美国芯片行业高管普遍认为,很难在不伤及美国制造商的情况下向中国施压,因为科技行业的全球供应链紧密交织。半导体制造专家普哈卡在接受美媒采访时分析称,全球各地区之间商业往来很密切,任何一个地方受到干扰都会影响其他所有地区。有美国半导体行业高管表示,对华销售方面的损失或将给美国公司带来长期影响。

来源:《环球时报》作者:赵觉珵

标题:担心冲击市场地位,美国芯片行业力阻对华出口新限制(-03-11)

所以真实情况是时隔两年美国还是没能拿高端芯片卡住我国的脖子,而我国已经有了自主研发高端芯片的能力。事实上,作为半导体领域的专家,清华大学魏少军教授在从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角度进行专业分析后,也存有与金灿荣教授相似的判断。

我经常说一句话,中美两国其实都很聪明,都会算帐,不仅都会算大账,也会算小账,每个小账都算得很精。我出口到你那里,不希望对你出口到我这里的产品有什么影响,双方在半导体这个领域都是小心翼翼的,尽量避免出现任何麻烦。如果升级的话,这个情况可能就不可控。目前我认为,至少在半导体这个领域,还是可控的。

来源:观察者网作者:清华大学微纳电子学系主任魏少军(-06-27)

当然不仅是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上,在金融业上,美国也有着考量。其实早在年,美国咨询机构美银美林(BoaML)就称,美联储(FED)资产负债表未变的情况下标普却还在创新高,这是十分典型的“过热”信号。这表明了美国当前股市中是存在着巨大的泡沫的,而泡沫最严重的地方如金灿荣教授所言就在科技股。美国五大科技股就占标普权重的20%多。纳斯达克更是半壁江山(49.51%)都被科技股所占。但是,从上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现今科技股已是美国金融业的支柱。如此巨大的占比意味着美国科技股的兴衰不仅是对华尔街(即当前支撑美国经济的金融业),甚至是对美国社会各界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因此,美国自然不能让这个泡沫破裂,否则又是一轮经济危机。而科技股在产业链上又与芯片股有着强关联性,芯片股崩盘,科技股更是难以独善其身,所谓全球产业链下牵一发而动全身便是如此。然而这位“公知”显然是缺乏以上认识的,其只会着眼于流于股市表面的数据,却不能做到透过现象看本质。另外,他似乎尤为喜欢“扣字眼”,什么叫“完蛋”?通俗易懂的说,经济危机来了,华尔街(即美国空转的金融业)就要“完蛋”,“资本巨鳄”该跳楼跳楼,该跑路跑路,该甩锅甩锅,留下一堆烂账,丢给美国政府。在明晰上述逻辑链条后,我们再看这位“公知”的下一个问题:

“美国股市跌50%的时候也有过,没见华尔街消失啊?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